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RSS | 手机版

网站首页  |  虎村快讯  |  走进河南  |  虎画商城  |  教学光盘  |  老虎文化  |  历代书画  |  3D展馆

画虎名家  |  艺术新闻  |  视频中心  |  淘宝特卖  |  老虎图库  |  书画趣闻  |  展览资讯  |  在线留言

搜索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书画趣闻

上海观画记

时间:2010-09-23 19:43:43  来源:画虎村    点击:

  单位发点补贴,去看世博会。

  坐火车,24小时后到达,正是清晨,直奔世博园。黑压压的人群排队。排得无聊,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诗《人生》:“排队出生/ 排队死亡。”当时读到,我大为震撼,深陷巨大的悲凉与虚无。数十年来,我一直纠结于斯,企图能找到合理的阐释。寻来找去,终于在《金刚经》中找到了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从此,我与一切世间天、人、阿修罗,闻佛所说,皆大欢喜,信奉受行。

  我被人流裹挟着,进了英国馆。偌大的建筑,非常简洁,竟是数十万根透明的玻璃管构成,每一根玻璃管,都包裹着某一类植物的种子,相当于是种子的木乃伊了。游客们失望,我却惊喜惊叹:这完全是对生命的礼赞——每一粒种子,无论出生,遑论贵贱,都是平等的,其生命历程,都惊心动魄,都拥有自己不可取代的体验与尊严。《金刚经》云:“所有一切众生之类,若卵生,若胎生,若湿生,若化生,若有色,若无色,若有想,若无想,若非有想,若非无想,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。”意思是:所有的一切众生,或是那依卵壳孵化出生的生命,在母胎中出生的生命,因潮湿蕴育而成的生命,凭业力而生的生命,欲界色界中一切有物质形体的生命,无色界中没有物质形体的生命,一切有心识活动的众生,一切无心识活动的众生,我都要灭除他们的一切烦恼,得以度脱生死的无余涅槃。

  在这种意义上,此创意让无数的植物种子们涅槃了。也许,人类的得救,会始于对一粒种子的敬畏。

  又游了几个少人的馆,我懒得排队流汗,便把第二天的票打折卖掉。

  第二天,我买了地图,一个人去上海美术馆,20块钱的门票。人很少,安静凉爽,正合我意。展厅是周春芽的油画。在网上,我看过他的材料,先锋现代。这个画展的主题,是《桃花》系列:在广阔的画布上,插着猩红的桃花,花下,兀立着一匹狼狗。准确地讲,其主题,应是《桃花与狼狗》。桃花的隐喻,是女人是肉体是性是欲望,而狼狗象征的,则是男人是暴力是权欲。这两个符号,本是对立冲突的,但也统一在一个消费的磁场。在当下中国的文化语境之下,甚至达到了某种“双簧”。当代艺术的表征之一,就是反秩序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,以揭露精神的伤口为荣,所要达到的艺术效果,是让人战栗,教人恶心呕吐,从而引起受难的感觉,最终逼迫审视人性——人在罪中身不由己,必须忏悔改正。法国的杜尚就干脆宣称:“我最成功的作品,就是我的生活。”这等于说:艺术家的创造就是他的人生。而我想说:作品等于信仰。

  下午,我去上海博物馆。免费入场。人很多,一半是外国游客。

  一层层地看,先是陶瓷雕塑。在幽暗的空间,一束束晕黄的光朵,撒在佛像的脸庞上,现出庄严慈祥的法相。这些穿越时空的面容,凝聚着难言的智慧与玄秘。恍惚之中,我有置身佛国的感觉,变成了一个供养人,甚至,我就是一尊肉身菩萨,正想拈花微笑。六祖慧能云:“我心自有佛,自佛是真佛,自若无佛心,何处求真佛?”其间,我还看到了几个唐三彩骑马俑,觉得造型很入画,苦于无笔无相机,便细细察看,默记于心。

  上楼,看历代印章和家具。我发现,中国人几乎是老人在看,而外国人则老少都有,显出虔诚不停地拍照,啧啧赞叹。我对斑驳苍桑的汉印着迷之至,那时的古人,根本就不是在搞什么篆刻艺术,全是出于实用。流传下来,竟美得炫目,证明了“无意乃佳”的断语。

  在书法馆,最经典的,是苏东坡的小楷《祭黄几道文》。其品貌,与我家中的印刷品无异,然而,墨韵生动,溢出高古的气息。我暗暗叹息:坡公坡公,我来也,当饮一杯无?

  于绘画馆,我最激动,流连的时间更长。我邂逅了怪诞而有情有趣的大师们:唐寅伯虎、文徵明、徐渭文长、王蒙、倪瓒云林、大涤子石涛、龚贤半千、板桥郑燮等等。最让我神往的纸幅,是王蒙的《春山读书图》,我曾经临摹两遍,意犹未尽。另外,龚半千的一本册页,用墨绝伦精妙:淡墨晶莹,浓墨发亮,以笔驭墨,墨中见笔。可以说,笔墨的晶莹,正对应了作者内心的高洁,龌龊之徒,岂有离尘仙境。更让我张狂的是,我撞见了董其昌,他是文人画的集大成者,以书法写意,追求笔墨意味,用诗开意境,寄乐于画,以画养身,使绘画摆脱物象的束缚,“不为造物役者”,写出山水之神,把画法推到了参禅的高度。数百年来,知董其昌者,谓其“一超直入如来之境”;不知者,詈其程式化,游戏笔墨。四十岁之前,我看不懂看不惯董其昌,然而一到不惑之年,我却如醉如痴,以为艺术的最高境界,便是抽象化符号化——这个世界万物万事,无一不是隐喻。照桑塔格的说法,连疾病都是。

  在一旁的书店,我买了《董其昌全集》以及《傅抱石评传》等。

  出来,我去南京路上著名的“朵云轩”,看画买笔买颜料。

  第三天上午,我借了相机,买了纸笔,又跑去博物馆,对着我眷恋的对象拍照写生。晚上,我和一个同事在外滩散步,突然想到:昔时,徐悲鸿在上海滩混,饥寒交迫,差点投水自尽了。现在,还有人肯为艺术自杀么?同事见我发呆,戏谑道:“诗兴大发了?”我一愣,竟脱口而出:“黄浦江啊黄浦江,你他妈的真黄!”

  因水灾受阻,我们飞了回来。

  整个酷暑,我躲进书房,疯狂地临摹董其昌改编董其昌:开始极像,随后不像,甚至最后,我随意地加减挪移。朋友怪我离经叛道,我掷笔大笑: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”

上一篇:追求心中的闲和严静
下一篇:写意花鸟画的经营位置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热门点击
  1. 不卖画的画家怎么生存?
  2. 远古的激情—马之意象
  3. 写意花鸟画的经营位置
  4. 中国画史韵
  5. 宁可“毁画三千”也不让瑕疵作
  6. 上海观画记
  7. 名画家与模特儿
  8. 毕加索的“贪、懒、皮、色”
  9. 张大千为何不画虎?
  10. 纸对中国书画艺术发展的影响
赞助商链接

相关文章
最后更新